色戒

前尘

· 107 · 懒人

华北的凛冬有一种冷厉而凝滞的旷然,白日昏暗,天穹如霾。到夜禁时,钟声未响,玉漏急催,隐藏着一缕喷薄欲出的原始悸动。
人居处锦幄初温,醉卧着一位额秀颐丰的少女,案上铺着浙江上等开化纸,墨“开琼筵以坐花,飞羽殇而醉月”,斟了一盏女儿红,待字闺中的她却喜飞觥限斝、浮白畅饮,颇有不合礼法之处,酒液滑落玉颈,染湿裙裳,香炉中薪炭产地距宁古塔不远,身侧的蒲团本由台员移民扣结,非市集所能购得。
顾江离自幼便是金枝玉叶,集万千宠爱在一身,然而正是因此,此次执意抗婚,破了相国家谱,她道“不见青骢马,不乘油壁车”,也未曾惹得额吉恼怒。可是额吉格却非要将她出嫁,哪知江离芳心早已暗许一书生,于是不久后江离私通书生,亲家上门退婚,顾家颜面扫地。
原来顾家祖上可追溯至渤海王室,昔日耶律阿保机破忽汗城,顾家因太子耶律倍保护而幸存,一年后随辽太子迁往东丹国,可是耶律倍终究改名李赞华,顾家老祖只得继续逃离,几经周转,凭姻亲改姓完颜,所幸沧海未遗珠,顾家老祖参与海上之盟缔约,后随完颜宗望攻克北安州,大石林牙不久后建立西辽,靖康年亦已不远。
汴京城破后,顾家老祖奉宗望命刺杀赵构,未成,只好定居临安,改姓顾。
数百年后,李自成骑乌驳马出齐化门,紫禁城沦为废墟,顾氏主脉破例归入汉八旗。汉军出旗时顾家散尽钱财伪造陈汉军籍,江离出嫁正是伪籍不久,亲家是平南王后裔。
可想而知顾家从此衰落,哪知亲家不久后复登顾氏家门,不过此次并非明媒正娶,而是纳江离为妾。江离充入尚家,却始终不忘旧时恋情;另外在她看来,尚少是倚财仗势、不学无术之辈,其兼具机深诡谲的市井之气与挥金如土的纨绔之气,待妾如傅婢,她一直同书生私信往来,直到事发当日,尚少捉奸在家,看着唯唯诺诺的书生,徒生恼意,命下人擒获书生,不时拳打脚踢。
书生被擒,江离常常深夜探望书生,怀中揣着亲制的糕点,不避夜路嶙峋,只为与爱人相见
终于一日,尚少在关押书生的密室处发现了瞻前顾后、小心翼翼的江离,他看着阴暗灯光下的“奸夫淫妇”卿卿我我,登时心生怨念,按耐不住满腔愤懑,终于迁怨江离。他当着书生的面,掐着她的脖子疯狂扭动,抬脚将她踢到在铁栅栏上,仿佛要将她的神经一根根从血肉的包裹中剥离出来,无论江离在抽打中如何痉挛、伸缩,她都不发一语,眼神中充满对尚少的嘲弄与讥讽,尚少却忽然冷静下来,轻飘飘地说了句“你那青骢马,今日便要裹尸沉棺”,此时江离无论如何也无法保持平静,脱口而出!

6666


none
1 + 2 =
快来做第一个评论的人吧~